視障新知

(香港)初創公司研AI眼睛 助辨識物件與距離 視障人士疫下出行不再靠摸

曾鳳婷

撰文時間:2022/8/18
  香港長大孟加拉人 當義工派防疫包感到視障人士疫下之苦
  
  威迪實驗室創辦人Turzo和Lamia同為孟加拉人,Lamia更是於香港土生土長。在疫情爆發初期,有當義工習慣的Lamia曾到天水圍及元朗協助非牟利機構派發防疫包。當中,不少長者及視障人士都告知Lamia,他們受到疫情影響,不能像以往一樣依靠觸覺去應付日常生活,出外又擔心會意外染疫。Lamia憶述當時防疫政策下,一些前線人員如救護及非牟利機構都只提供有限度服務,令他們的情況更為嚴峻,有困難時未必能得到及時的協助。
  
  祖父同有視力問題 無人代朗讀報章 失去獲取資訊渠道
  
  另一邊廂,Turzo遠在孟加拉的祖父同樣有視力問題。Turzo表示,祖父在疫情前便有閱讀報紙的習慣。當時祖父的朋友會每天到家中為其朗讀報紙內容。惟在疫情爆發後,因社交距離的限制下,朋友暫停到訪祖父家,除令祖父感到孤獨外,亦失去得知每天時事的渠道:「祖父不開心,精神狀態沒有之前那樣好,如果有工具可以讀返(報紙)畀佢聽,同了解周圍事物就好了。」後來身為工程師的Turzo便尋思用人工智能及現存科技去幫助如祖父的視障人士,與有同樣想法的Lamia一拍即合,並於2021年成立威迪實驗室。
  
  威迪實驗室成立後,Turzo隨即研發Seekr,而Lamia則著重在聯絡各方人士如非牟利機構及政府。Turzo表示,最初研發Seekr難以取得他人信任,由於他正就讀碩士,而Lamia在完成大學學位後再修讀多一個學位課程。他們在推廣Seekr時,往往被以為是學生的研究項目。礙於他們的學生身分,所擁有的積蓄也不多,故在研發Seekr上,資金亦是一個重大問題。
  
  輔助設備充當視障人士眼睛 實時辨別前方物品種類
  
  後來,隨著Seekr初版面世,在有實物後,才漸漸得到各方人士支持,他們亦積極參加各種創業比賽取得資金。Turzo認為從香港社會企業挑戰賽中獲益良多。「評判的批評同建議,可以令我們思考到更多的發展。本身Seekr只設計為視障人士日常使用,依家會考慮會不會都加入一點娛樂元素,令Seekr功能更加完善」。
  
  在研究團隊努力之下,Seekr已研發到第三個版本,現計劃於年底推出市場。第三版的Seekr僅重150克,在內附有一個磁扣,讓用家能穩定扣在衣服上。Seekr全機只有兩個按鈕,先把在側的按鍵向上推,後按下鏡頭後的按鈕便能實時為他們辨別前方物品上的文字、種類及距離及由手機專屬應用程式發出朗讀出辨別結果。Seekr需要以藍牙聯動手機應用程式使用,亦可在內進行各種設定。
  
  第三版的Seekr在充電後可使用4至6小時。Turzo指Seekr可配合手機不同系統的視障人士輔助形式使用,過程亦曾找到不同視障人士試用,在得到他們的使用實感後,會再加以改良。例如Seekr初版是用繩索掛在用家脖子上,後來得視障人士回饋指Seekr會搖擺不定,建議用磁扣作固定,以大大增加其穩定性。現時,最終版本的Seekr預計於年底於市場推出。Turzo強調Seekr定價會於視障人士可承擔的價格,屆時會添加防水及安全模式,務求讓視障人士用得安心。
  
  照片文字:
  1.威迪實驗室創辦人Turzo(中)和Lamia(右)同為孟加拉人,Lamia亦是於香港土生土長。(梁鵬威攝)
  2.在疫情爆發初期,有當義工習慣的Lamia曾到天水圍及元朗協助非牟利機構派發防疫包。當中,不少長者及視障人士都告知Lamia,他們受到疫情影響,不能像以往一樣依靠觸覺去應付日常生活,出外又擔心會意外染疫。(梁鵬威攝)
  3.Turzo遠在孟加拉的祖父同樣有視力問題。Turzo表示,祖父在疫情前便有閱讀報紙的習慣。當時祖父的朋友會每天到家中為其朗讀報紙內容。惟在疫情爆發後,因社交距離的限制下,朋友暫停到訪祖父家,除令祖父感到孤獨外,亦失去得知每天時事的渠道。(梁鵬威攝)
  4.威迪實驗室成立後,Turzo隨即研發Seekr,而Lamia則著重在聯絡各方人士如非牟利機構及政府。Turzo表示,最初研發Seekr難以取得他人信任,由於他正就讀碩士,而Lamia在完成大學學位後再修讀更一個學位課程,在推廣Seekr時,往往被以為是學生的研究項目。(梁鵬威攝)
  
  
  
  
  
摘錄:視障人士出行往往多靠觸摸,疫情下,靠摸做法會增加感染風險,同導致繼視力欠佳長者及視障人士日常生活受影響,有人更因而選擇減少出外。初創公司威迪實驗室創辦人Turzo和Lamia發現這個情況後,想出善用科技,以低成本讓視障人士透過鏡頭及AI辨別各種物件上的文字、種類及距離,用語音讀出辨別內容,充當視障人士的眼睛,幫助他們重回正常生活。
本文出處:香港01線報(參考網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