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障新知

澎湖縣惠民醫院院長何義士為兩岸中國人服務逾半世紀

李淑娟

撰文時間:1999/8/17
  
  從羅馬來到澎湖去何義士向台灣人告別這位"大鬍子醫師"在澎湖行醫師42年,終身以行醫做為佈施;他說,「偏遠」、「需要」,就是我們的方向… 最愛迎著海風、踩著駐馬,在馬公閒逛的「大鬍子醫師」何義士,前天下午因突發心臟衰竭,安詳地臥在他一手創立的惠民醫院院長室椅子上,像每次運動後倦極歸來一般;卻從此長別了他戍守四十二載的澎湖鄉親;此情此景,也將從此成為澎湖人記憶中所收藏的最溫馨、動人的一頁。
  惠民醫院的韓修士說,前天中午何義士還神情愉悅地參加了聖母升天彌捘。七十五歲的他,看來十分硬朗,下午還騎著腳踏車出去;沒想到,在請他晚餐時二度叫門,才發現他沒有氣息了,像睡著了一般。
  昨天惡耗傳來,許多曾受他照顧的民眾特別趕到惠民醫院,希望見何義士最後一面;許多曾追有他的醫護人員和老員工都趕六,忍不住掩面而泣。
  他們不敢置信:這位天使般的老醫師,竟也有離他們而去的一天。昨天上午醫院為他舉行入殮儀式,大本營在羅東的靈醫會的神父,教士們都趕來了,並在傍晚四時護送遺體搭乘台華輪到高雄,再轉送到羅東聖母醫院,澤日火化後,將於廿一日舉行告別式,之後安葬在當地郊外丸山的靈醫會墓園,長眠於他最熱愛的第二故鄉。
  何義士一九二四年出生於羅馬,十二歲時即加入靈醫會,決定一生服膺該會「以行醫做為最大佈施」的宗旨,自此在胸前配戴紅十字標誌,加入服務病患的義工行列,並在羅馬馬爾大醫專完成醫學專業訓練;二十二歲即接受靈醫會徵召,到雲南服務。
  何義士在一九四九年抵達雲南昭通,當時國共內戰剛結束,何義士即追有靈醫會其他教士腳步,加入當地痲瘋病防治工作。沒想到,卻被當時已統治中國的共黨以「外國間諜」罪名下獄。到一九五二年才逃離大陸,回到義大利。
  但何義士沒有忘記他的承諾,第二年即輾轉來台,這次他來到羅東打算做為奉獻的拓荒地,但靈智會不久後即發現落後的澎湖更需要醫療,於是派遣他至馬公。來自羅馬,來台卻先後立足羅東、馬公,他對這個巧合一直津津樂道,認為是天主巧妙的安排。
  在三步一廟、五步一寺的馬公,施醫容易宣教難;但是,何義士所以能深入民心,正是因他雖為天主教徒,但對於當地人的宗教信仰,他也一樣尊重;從不強迫民眾放棄自己的宗教,但是希望他們在請示神明後,不要排斥上天主的醫院看病。他和患者十分接近,從不以說教方式宣教,卻主動貼近他們的生活,到每個小島巡迴醫療,以低廉、甚至免費的服務,換取民眾的信任。而當地的醫療在他用心的耕耘下,也從僅有的一家小診所,到如今惠民成為地區醫院的規模。
  在何義士奉獻兩岸中國人的行腳中,曾獲第一屆醫療奉獻獎、曾當選好人好事代表,也得過「澎湖榮譽縣民」的證書。
  更曾以一生捐血三萬七千多西西,打破國內醫師捐血紀錄,並獲內政部和紅十字會獎章。前年義大利總統史卡法洛還頒贈給他最高騎士章,表彰他在兩岸五十年的貢獻。但何義士最在意的,其實不是這些榮耀,他在馬公,從滿頭黑髮到一口白鬍子,眼見當地年輕人口不斷流失,老化問題嚴重;看病的老友從少年、青年、壯年到老年,而今慢性病一一纏身,老人老守家鄉的孤寂心情,他深刻體會;也曾為文呼籲:「我老了,但願有更多台灣本土醫師能到澎湖服務,照顧那些孩子赴台打拚、膝下乏人承歡的老阿公、老阿媽們。他說,台灣社會雖然已經成長、茁壯了,但有更多角落仍需大家關心。
  也有人關心,他何時告老反鄉?他卻在這時又轉進雲南,近年不斷為痲瘋病院籌款。這位老醫師說,「偏遠和需要,就是我們的方向」。這位羅馬來,澎湖去的醫師走了,他的行止也成追憶。
  
摘錄:民生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