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障新知

盲眼醫生 蘇建銘 「看」得見心裡的病

陳谷旻

撰文時間:2004/4/26
  
  【◎ 撰文──陳谷旻(xiaoku@tvbsweekly.com.tw)】
  「曾經有一位病人,不斷向我抱怨他父母的不是。」台北市立療養院精神科醫生蘇建銘,生動地描述自己幫人「看」病的經驗。如果沒有一旁的手杖,和戴在他臉上的墨鏡,很難想像眼前這位說話條理分明的醫生,是個雙眼失去視覺的人。
  
   「當他說痛恨自己父母的時候,我卻感覺到他的雙手一直有動作。原來是他一隻手不停地摸著另一隻握拳的手,我告訴他,其實他內心還是非常渴望,有朝一日能和父母和好。」蘇建銘說,後來這名病人在他的勸說下,解決了困擾已久的心理障礙。
  
  眼睛雖然看不見,蘇建銘敏銳的洞察力,實在讓人大感驚奇。
  
  來自台南縣下營鄉的蘇建銘,父母親都是老師,或許是成長在書香家庭中,又是排行老大,他的功課從小到大很好,成績總是名列前茅。完成高雄醫學院醫學系的學業後,蘇建銘更同時考取了醫師執照和公務員的資格,一個看似平順、讓人羨慕的大好前程,正等著他去展翅翱翔。
  
  車禍意外雙目失明
  
  民國七十八年初,就在他即將要退伍前夕,老天爺卻突然在他原本應該意氣風發的人生中,開了一個玩笑。「那條路只有十公尺寬,有一台夾著鋼板的堆高機停在路旁,我開車經過時,就那麼巧,鋼板像是一把菜刀一樣,直接砍到我的雙眼。」蘇建銘回憶,當時他感到天昏地暗,卻不覺得疼痛,等他發現眼角不斷流出鮮血,接下來腦中就是一片空白。
  
  蘇建銘的兩顆眼球嚴重破碎,中樞神經在住院治療期間還一度受到感染,不幸引發腦膜炎,經過開刀緊急搶救後雖然脫離險境,但是雙眼從此再也看不見任何東西。
  
  生活從光明墜入黑暗中,這一年,蘇建銘才廿六歲。
  
  面臨如此殘酷的打擊,心理調適成了蘇建銘當下最重要的課題。他坦承,意外發生後的確沮喪了將近三個月,但隨著他自己心境的轉變,才慢慢走出情緒的谷底。和一般後天意外造成失明的人不一樣,對於雙眼何時可以重見光明,蘇建銘沒有抱太多期望;他最在乎的是,未來的日子要怎麼過才有意義。
  
  「以前在醫院實習的時候,接觸到別人的生老病死,我就一直在想:生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蘇建銘說,自己開始對生命有不同的體認,他覺得不再只是從雙眼看的見或看不見,來決定自己的快樂與否,「住院那段日子,我整天都在思索著,什麼才是生命真正的價值!」
  
  另外,蘇建銘還透過大量涉獵宗教、哲學等著作,來探索人生的真諦。「黑暗雖然會讓人聯想到死亡,可是我就算沒有失明,總有一天還是會走到生命的盡頭,我還是會想著,這一生要怎麼活,才不會白走一趟。」蘇建銘認為,這個道理想通了,就會思考如何讓寶貴的生命,活在當下,發揮最大的價值,「怎麼還會想要自殺?」
  
  自我調適不改樂觀
  
  迎向全新的心境,他不僅讓自己適應失明的現實,還回過頭來勸傷心的父母看開一點。蘇建銘表示,從小都不曾見過蘇爸爸掉淚,但失明後卻好幾次在談話中,聽到父親哽咽的聲音;而蘇媽媽更是經常對著照片,哭說他以前的眼睛有多漂亮。蘇建銘也只好安慰他們,「我已經夠幸運了,只有失去視覺,當時鋼板的高度如果再放高一點、低一點,直接切進腦部或氣管,那恐怕連命都保不住了。」
  
  「我不是一個不曾懷恨的人,但坦白說,我從來沒有恨過那位肇事的堆高機駕駛,真的沒有。」蘇建銘表示,他自己原本就天性樂觀,遇到困難都會試著從正面思考,「以前念書時,同學就常懷疑我的『憤怒中樞』,是不是已經壞掉了!」
  
  老天爺雖然奪走蘇建銘的視力,但慶幸的是並沒有消磨他開朗的個性。
  
  這場意外成了蘇建銘生命的轉捩點,除了改變了自己的外在生活,更轉變了他心中內在的想法,找到生命的目標:幫助其他遭遇不幸,或是和他一樣,曾經對生命感到疑惑的人。
  
  「失明以後,我才真正體會出海倫凱勒的經歷。」蘇建銘認為,很多人生活雖然忙碌,卻忘了生命存在的意義,如果一味地追求五官感受、外在的物質慾望,只會讓自己內心的精神層次,越往下沉淪。「同樣都可以得到快樂,只是『自利』和『利他』的出發點不一樣。」
  
  求職之路一波三折
  
  蘇建銘在失明前雖考取高考,具有公務員的資格,但是當他向分發的醫院說明自己的狀況後,院方因為「暫時」找不到適合他任職的科別,讓他無法向醫院報到,接著竟以他「延遲報到」為由,拒絕接受他的分發。經過蘇建銘提起訴願被駁回,向考試院提起再訴願後,考試院裁定,不得以他的失明而喪失其高考錄取的資格,才確保了他公職醫師的身分。
  
  即便如此,當蘇建銘向考試院爭取自己的權利時,他也在思考,倘若不能如願從醫,是不是還有其他方法可以幫助別人,這時候他考慮了選擇「特殊教育」的路。在獲得一群師大學生的協助下,蘇建銘準備參加研究所考試,放榜時,他同時錄取了台灣師大和高雄師大的特教所。
  
  蘇建銘後來選擇留在高師大,投入特殊教育的研究。不久,高雄婦幼醫院也通知他去上班,到婦產科擔任心理輔導及醫療諮詢的工作。他認為,老師或醫生的工作,對他而言都是很好的舞台,「我不但能夠從中獲得成就,肯定自己,更可以關心許多需要協助的人,幫他們克服生命的難關。」
  
  六年多前,蘇建銘更北上轉到台北市立療養院。
  
  一般人看精神病患,常會產生有「攻擊性」行為的刻板印象,明眼人都避之唯恐不及,蘇建銘卻認為自己失明的障礙,反而是一種助力。「走在院區裡,就常常有病患跑過來搶著牽我的手,這是人之常情!」蘇建銘說,特別是在做團體治療時,就更容易發現精神病患潛藏的愛心。
  
  投身公益光明人生
  
  他舉例說,每當他對著病人們問:「認為家人很愛你的舉手!」因為他看不見,他就會接著說,「哪個人願意當我的眼睛幫我數一數,並且告訴我有哪些人?」而這些病患在蘇建銘面前,總是會展現最高的真誠,每次一定會有人肯幫忙。「這是因為失明所帶來的好處,也由於我看不見,讓他們學會關懷他人。」
  
  或許是因為親身經歷過病人的苦,蘇建銘似乎比其他的醫生多了一份愛心,更能敏銳傾聽病人的心聲。
  
  目前除了醫院的工作之外,單身的蘇建銘平常喜歡自己烹調有機食物,研究哲學、宗教之類的書籍;假日放假的時候,還會參加合唱團、當志工協助重症病患,以及參與臨終者及家屬的關懷服務,並投入視障團體的教育工作。
  
  「如果要快樂,就必須先祝福自己,而不是詛咒自己!」十五年前的意外,讓蘇建銘的雙眼從此看不見;然而這個意外,似乎也成就了他理想的人生。
  
  
摘錄:TVBS周刊
參考網址:http://tw.news.yahoo.com/040423/77/lnfk.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