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障新知

胼手扺足 徐中雄踏上山頂

詹家隆\特稿

撰文時間:1999/7/19
  
  <張文彥登頂 體認心生命>
  
  擔任這次活動總領隊立法委員徐中雄雖非盲胞,但以雙腳肢障的身軀,卻能以手代腳且堅持不要有人攙扶以自己的力量登上玉山,讓在場人士為之動容。
  從六時三十分開始,因為盲胞陸續登頂而沸騰了近兩個小時的玉山山頂才剛平靜下來,徐中雄卻正拖著幾乎瓦解的身軀,用意志力移動到峰頂,眾人把徐中雄扶正後,才發現他淚水以幾近決堤之勢,在他泛紅的眼經理打滾。
  從徐中雄昨天足足花了比常人多三倍以上的時間,凌晨四點摸黑登頂,然後晚上摸黑近八點才下山,可想見其難度,他表示,自從四年間家裡掛了一幅玉山的照片後,他就立誓有一天一定要想辦法站在最頂端,經過兩天一夜體力用完換毅力,毅力用完在搬出意志力,苦稱才得以攻頂,他說:現在我只想要快打一通電話告訴母親我已經爬到台灣最高的玉山了。
  韓國盲人山友趙順玉是中日韓玉山登山隊中唯一的女性,從他總是一副不苟言笑的表情,可感覺到她內斂的個性,一路陪伴他上山的金浩成說,岳母是個非常內向的人,在二十幾年前因事故失明的不幸事件,使他數度想以自殺來了結生命。
  直到十年前熱愛登山的金浩成,帶著趙順玉開始登山才讓他發現,原來人不需要靠視力才能感受大自然之美,風吹臉上產生的壓力,陽光照在皮膚產生的熱度,不同海拔空氣密度的差異都會告訴她許多常人無法感受到的大自然律動。
  失去一種感官能力,卻讓他獲得更多與世界接觸的管道,是他時常掛在口邊的一句話。她希望藉由這次的登頂成功,激發那些曾經像她一樣懷憂喪志的盲胞快樂的迎向明天。
  亦臉看起來憨厚表情卻跑得奇快無比的張文彥,因榮獲亞洲視障馬拉松亞軍揚名於世,加上酷似電影「阿甘正傳」的一聲被認為是「台灣阿甘」。但是在他開朗笑容的背後,確有著不為人知的一段叛逆青年期,原本視力正常的張文彥,在十八歲開始產生視網膜色素剝落的症狀,一家五口只有他罹患此病,讓他覺得上帝很不公平。
  直到有一天他接觸到盲人馬拉松,不斷往前衝向無邊無際的未知及集流汗後的痛快讓他找到了心生命,他的教練形容他的缺點,跑不累這件事讓他好累。
  這次成功登頂玉山讓他又有了新的體認,從他腳傳來玉山雄偉的造型,他已經和玉山結了婚。
  當中韓玉山登山隊一行人,正在為成功登頂而高呼萬歲的時候,,臉上處處可見皺紋白髮斑斑的五十幾歲日籍盲人平山昭一,卻靜坐在風頂的角落下高興的眼淚。
  只見不對喃喃自語,邊拭著臉上眼淚的和著泥巴的淚水檸著發酸的鼻子說,我感覺到玉山有一種無量的大(意指無邊無際),這座山偉大到讓他覺得,自己的登頂似乎已經冒犯了牠。
  這次日本盲人登山對平山昭一是唯一成功登頂的人,但是第一天從塔塔加鞍部,到排雲山莊漫長的路程讓他吃足苦頭,登頂時陡峭山壁更是讓他撞的傷痕累累。平山昭一說爬玉山是他這一生中所面臨最大的考驗,心想如果自己無法克服的話,還不如就死在玉山上算了。
  
摘錄:民生報\戶外旅遊版
備註: 照片一(略):對日本人來 說,玉山又稱「新高山」,日 本盲胞懷著特別感情與意義登 上山頂。 照片二(略):韓國女性盲 胞趙順玉(中),不讓鬚眉, 快樂登頂。 照片三(略):盲胞立委徐 中雄(前)宜步一腳印,挑戰 玉山,成功登頂。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