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障新知

創意服務下的政策反思

楊聖弘

撰文時間:2003/9/19
  
  近幾年來,在政府「開放性」的政策下,孕育了許多民間機構極具創意的視障就業服務內容,而接受服務的個案,相信也能明顯感受到資源增加了不少。只是,在服務內容百花齊放的環境下,需求者的就業條件與空間真的更好了嗎?
  
視障者的另類職種──職業學生
  當初,在針對視障待業者開辦各種職訓課程時,誰都不會想到,竟意外的創造了一個視障者的新職種──職業學生。許多熟悉的面孔,每天忙碌的在各機構「參與訓練工作」,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於是,政府在資源有效利用的前提下,祭出了「職訓學員經費補助,兩年一次為原則」的殺手澗,終於,這些所謂「缺乏成效」的職業學生,也就在此政策下而暫時的「失業」了。
  然而,在我們對這些所謂「職業學生」大加撻伐之際,是否也該反思:是什麼樣的環境,讓這些朋友寧可選擇當一個職業的學習者,而不能真正的學以致用,進入職場?曾有位大家公認的職業學生這樣感嘆:我不小心選錯了訓練課程,結果,只好再等一年才能訓練,可是,我的人生能有幾個一年啊!
  這是我們必須面對的問題,缺乏專業的個案評估與完整的生涯輔導,個案只能憑著自己的判斷,選擇受訓的方向,只是,在對整體瞭解有限的情況,這樣的選擇,就成為一場不折不扣的賭注了。
  
視障者的新職種究竟在那裡?
  這個問題政府在問、民間單位在問、甚至視障個案也在問!然而,幾年來我們的共同標準答案卻都是「目前還沒找到」!
  這當然不能說我們不夠努力,每年為提案而絞盡腦汁的民間單位與研擬各種相關措施的政府機關,的確已經耗費了許多的心血了,只是,何以成效仍然極為有限?
  目前,視障者多從事按摩工作,在早之前,也有不少是命卜的從業者,這些工作有個共通處,都與視力的應用較無關。在科技尚不發達的當時,有這樣的發展,是很自然的。而今,資訊科技應用普及,視障者也可透過盲用電腦界面的輔助,進入數位化的世界。視覺的侷限縮小了,加上政府與民間的努力,視障者理應有更寬廣的就業空間,然結果顯然沒有這樣樂觀!
  在美國盲人基金會出版的視障企業家的故事一書中,我們看到許多傑出的盲者,透過自己的專業與盲用電腦的輔助,開拓了一個又一個令明眼人都自嘆不如的企業王國,足見「盲」不該是職種開發困難的必然理由,因為事實證明「專業」與「輔具」可以一定程度的改善這樣的問題。
  
完善的輔具環境才是解決視障就業問題的利器
  在比較我們與歐美國家視障者的就業條件上,有個極關鍵的差異,亦即輔具的環境。就以盲用電腦的應用來看,歐美國家早已與明眼人同步,進入windows環境的操作,相關應用軟體也不勝繁數,反觀國內,直至近日,windows的盲用界面也才有了眉目。對於這樣的現象,國內相關研發單位,常遭致批評,甚至也被指為新職種開發困難的元兇,只是,當我們指責相關單位研發牛步的同時,政府的資源是否也該校法歐美國家,能有更多一點的投入。
  視障者輔具問題的解決,是需要全面性投入的,現在政府有了相關的設備補助措施,而少了研發、評估、訓練、維修、租用等政策的配合,就如同一個想到數萬光年外的星球探險的太空人,國家給了一筆錢,同意購買相關設備,可是卻遍尋不著可用的工具一樣。現在,我們羨慕歐美國家輔具的先進,但是,卻忽略了這背後有多少研發人力與資源的投入,如果我們無法更紮實的規劃更完整的輔具政策,那麼,也許我們永遠只能看著別人的成果而望梅止渴了。
  
多元創意下的系統政策
  從身心障礙者保護法第四章「促進就業」的內容來看,則勞政機關至少需提供個別化職業訓練就業服務、就業輔具研發與補助、職業輔導評量、職業重建、創業貸款補助、個別化支持性與庇護性就業協助、制定個案生涯轉銜計畫等服務。這些工作,任何一項都很龐雜,也各有其獨立性與系統化的連慣性。近幾年來,在上述工作上,政府透過各種補助與委託的方式,累積了許多相關的成果,只是,在缺乏整體規畫的情況下,民間機構固然發揮了多元的服務創意,但也不可避免的產生了資源重疊、服務難以整合的問題。
  視障就業服務應該是整體的,且應該有一定的轉銜與輔導機制,固然,民間單位可依其所長,提供不同的專業服務,但評估個案服務需求與個案服務的連結工作,卻需有政府完整的規畫與推動。曾有位中途失明的朋友就感嘆:在入寶山前,從不知政府對視障者有什麼服務,等到進入寶山後,卻苦於不知自己要的是什麼!
  開放的政策,固然造就了民間單位的創意活力,但是,恐怕在百家爭鳴之後,我們也該思考,如何才能讓資源更有效的應用,將最適合的服務輸送到最需要的個案手裡。
  
摘錄:2003 視障就業環境促進研討會
作者介紹:
  楊聖弘,投入視障服務工作9年餘,服務歷程經盲用電腦教師、科技輔具教育訓練與規劃者、企畫專員等職,目前服務於中華民國無障礙科技發展協會,擔任秘書長一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