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障新知

視障者的重建教學

花敬凱 摘譯

撰文時間:2005/1/6
  花敬凱 摘譯
  
  一、重建教學的意義與服務範圍
  重建教學 (rehabilitation teaching) 對成人視障者來說,是十分重要的調適服務(adaptive service)工作。受聘於社區福利重建中心或巡迴社區機構的服務方案中,或者身為私人契約聘僱人員者,重建教師在下列獨立生活(independent living, IL.)的日常生活技能方面,提供教育與指導,所涵蓋的領域包括:(1)家庭管理、(2)個人管理、(3)溝通與教育、(4)休閒活動、(5)居家室內之定向技巧(Asenjo, 1975)。重建教學的進程,包含了:評量階段、規劃階段、學習與教育階段(Ponchillia & Ponchillia, 1996)。
  美國早期重建教學的發展,是以盲人利用自身的知識與經驗為基礎,來幫助其他的盲人,使其成為受過高等教育的專業人士(Leja, 1990)。重建教師 (rehabilitation teachers) 是一項專業,主要職責在於提供視障者重建服務──換言之,重建教師透過提供教學與指導,幫助視障者習得日常生活中所需的知識與技能(Asenjo, 1975b),並幫助視障者建立自信心,達成心目中所能達成的理想,以及自給自足的境界(LaGrow, 1992)。
  在不同機構中,重建教師可能會有不同的職稱,例如「獨立生活專家」(independent living specialist)、「生活技能指導員」 (life skill instructor)、「視覺重建專家」 (visual rehabilitation specialist)、或是 「盲人重建專家」 (blind rehabilitation specialist) 等等。但無論職稱為何,重建教師扮演的角色主要是,指導視障者運用適合的技能,以處理日常生活事務。大體上,重建教師負責指導視障者從事下列活動(Ponchillia & Kaarlela, 1986;Wiener & Luxton, 1994):
  
  * 弱視技能 (low vision skills) 訓練:可用視力(usable vision)的使用,以及弱視輔具與技能的運用
  * 溝通訓練:指導視障者閱讀、書寫、數學運算、聆聽,以及利用科技輔具進行之溝通模式
  * 個人生活自理訓練:個人衛生、打扮、藥物管理、以及個人儀容整理
  * 定向行動 (orientation & mobility, O&M) 訓練:教導視障者於環境的方向感與行動能力
  * 居家管理技能訓練:一般家庭照料、廚房技能、家庭修護、以及記帳技能
  * 休閒活動:教導視障者從事手工藝、適切的遊戲、以及其他型態之娛樂消遣。
  
  二、美國視障者重建教學的發展
  美國於1882年開始重建教學「在家教育」(home teaching)的工作,同時賓夕法尼亞州的費城,創立了「賓夕法尼亞州在家教育協會以及盲人免費圖書流通圖書館」的基金會,整個系統是以英國的在家教育協會為模範,該協會是1850年代由威廉穆博士(Dr. William Moon)所發起,威廉穆博士為一位牧師,因意外事件而成為盲人。首批家庭教師為有受過教育的女性盲人,她們自願去教導留在家裡的成年盲人,教導他們以觸感閱讀;不僅做為他們的模範,這些婦女亦同時幫忙解決他們日常生活的問題。
  美國這些首批的家庭教師,教導了五種類型的觸摸閱讀方式,以及六種手工藝,其中亦伴隨有個案開發(case finding)、盲人調適問題的諮商("blind adjustment" counseling),以及公眾教育。他們以自己的家為辦公室、利用明眼引導者巡迴到案主的家中提供服務,於1925年之際,有26個州已經有在家教育方案(Koestler, 1976)。除了接受幫助的人獲益之外,在當時工作機會稀少的情況下,在家教育提供給視障婦女工作機會。
  1920到1930年代期間,家庭教師強調手工藝教學,教導視障者以製造家庭工業產品營利。一般人對視障者的刻板印象,往往是他們無法從事競爭性的職業,因而職業重建服務很少將視障者列入考慮對象(Rubin & Roessler, 1987)。然而,社會福利法案(Social Security Act, 1935)以及其他聯邦方案規定服務資格標準,促使州立機構將社會個案工作加諸於家庭教師的責任範圍中(Dickinson, 1956)。有些擁有從事社會工作背景的教師,添加了社會福利機構的調查工作與諮詢服務工作;不過,其他教師仍以教學為他們的主要責任。現今,重建教師的責任仍包含「盲人調適」的諮詢服務工作(Leja, 1989)。
  重建教師專業認證的標準,於1940年代開始訂定,1950年代較為明確修定以接受大專教育,並具有實務經驗者為主,不管是否有無視覺能力,然而,重建機構仍持續偏好聘用盲人(而是女性),扮演模範角色與教師。現在,大學訓練方案拓展了人事與領域的規範,重建教師現已成為各種不同的專業人才。(Hansen, 1980)。
  
  三、視障重建教師的工作職責
  重建教師通常由聯邦政府、州政府,以及社區機構聘僱為機構內的正式職員或約聘人員。重建教師的工作細項隨機構的組織架構而定,例如將重建教師與重建諮商師的職稱併為「教師/諮商師」,重建教師一個人負責執行獨立生活技能訓練、管理個案資料、以及提供諮詢服務等工作。另一種職務安排方式,由機構指派重建教師負責某一特定領域的教學,例如:日常生活技能、電腦入門技術能或點字技能(Luxton, 1993)。提供巡迴服務的重建教師,通常同時服務二到三位個案,每位案主的相關資料均需由以下個案管理系統分劃(1)成人職業重建的案主、(2)非職業重建案主,例如:視障年長者,於「公法第七款」──第二章方案計畫的規定、(3)獨立生活重建案主、以及(4)青少年轉銜服務。重建教師需要根據不同服務方案與案主的需求,調整他們的教學方式(Smith, 1992; Moore & Stephens, 1994),對於年長者而言,一點點重建成果便能幫助他們生活自理,並料理家務(Crew & Luxton, 1993)。年輕的案主學習相關技能,將來可以扶養自己、家庭、求職,以及適應未來的新生活。
  
  重建教師經常會問道的一個問題是:「何種情況下我應該將案主轉介給社會福利工作中心或諮商中心?」重建教師也許會面臨案主複雜的家庭狀況,例如:緊繃的人際關係、財務困難、以及情緒或心理健康問題,許多個案的重建諮商師,並不提供心理諮商服務,因此這些情況相當常見(Ponchillia & Ponchillia, 1996)。重建教師應該要瞭解諮商師具有那些技巧,並熟悉諮商服務的資源。
   重建教師通常在課程教學期間,同時提供諮商服務。但是,是否對案主與其家庭提供進一步的諮商,重建教師所扮演的角色則無清楚的界定。大體上,先前存在的家庭問題、財務問題、就業問題、或社交問題等等,這些問題皆不是重建教師的權限範圍,重建教師可先考量案主各方面的問題,再轉介給專業諮商人員。至於接受巡迴重建服務的案主,在課程教學期間,重建教師可能會遇到緊急情況。此時,重建教師應詳盡建檔,描述所遇到的狀況,以及所採取的回應方式。大體上,重建教師沒有經過心理諮商方面的專業訓練,也不應該被期待需要提供案主專業的諮商服務。(McBride, Butler & Nickolson, 1979; Ponchillia, 1984)。
  受到獨立生活運動(IL movement)的影響,以及需要重建服務的年長者人數也有增加的趨勢,重建教師的需求量也因此增加。尤其是以社區化的重建服務系統,對重建教師的需求量有增加的趨勢(Crews, Frey, & Peterson, 1987; Farish & Wen, 1994),有些機構因為需要額外的工作人員,而聘用重建教學助理或約聘人員。首先,機構會訓練重建教學助理人員,然後分派給助理一些職務,以迎合機構工作人員的需要,同時,這些助理是由重建教師監督管理。重建教師(如同約聘人員),是由重建諮商師所雇用,並提供重建教學個案的服務工作。雖然,每個約聘人員的重建訓練補貼金各異;薪資通常僅是直接教學的時數而已。然而,所需要額外的服務性工作,例如:諮商輔導工作、機構轉介服務、以及輔具的提供,皆由重建諮商師來處理,當然,所聘用的重建教師和約聘人員所扮演的角色,每個機構皆不同。
  同儕團體(peer groups; Merrill, 1993)在當地的區域中獲取動力,成為獨立生活課程方案增設的部份,同儕團體往往是由重建教師或重建諮商師所發起的,秉持「團體自我管理、成員自助互助」為主要目的,重建人員則做為機構與同儕團體之間的聯絡的橋樑。雖然,各個團體所從事的活動,其範圍從社交休閒事項到同質性諮商(peer counseling)的工作皆有,同儕團體也提供案主一個機會,去學習有關社區服務機構、輔具的使用、消費者「充權」(empowerment)等(Byers-Lang, 1984)。
  重建教師以及重建諮商師經常利用志工,做為案主個人的報讀者、以及錄音帶的報讀者、司機、後續指導者、到醫院赴診引導者、休閒活動助理、以及大型字體與點字的轉譯員。擁有長期服務視障者經驗的志工,做為機構的董事會成員、合格點字轉譯員、以及有聲書機器的修理人員。並根據機構的書面政策,執行志工的招募、訓練、管理以及解雇事宜,表彰事項以及不斷的支持志工,是維持志工計畫方案重要關鍵。
  
  資料來源:
  Ponchillia, P. E., Ponchillia, S. E. (1996). Foundation of rehabilitation
  teaching with people who are blind or visually impaired. New York:
  American Foundation for the Blind.
  Luxton, L., Bradfield, A., Maxon, B. J., & Starkson, B. C. (1997). The
  rehabilitation team. In W. H. Graves, J. E. Moore, & J. B. Patterson
  (Eds.). Foundation of rehabilitation counseling with people who are blind or
  visually impaired (pp. 193-224). New York: American Foundation for the
  Blind.
  
  
Top